天海悲惨结局

天海悲惨结局

 所以知薄吾病者,切其脉,循其尺,索刺粗而毛美奉发,是虫气也。佐以酒芩者,清其风热也。

火热蒸其湿饮,故令此处有汗。今表杂证之厥数条,以示大者。

 福州人病目,两睑赤湿流泪,或痛或痒,昼不能视物,夜不可近灯,兀兀痴坐。真阴益则阳可降。

后秣陵人张景,年十五,腹胀面黄,众医不能疗,以问嗣伯,嗣伯曰∶此石蛔耳,极难疗,当得死人枕煮服之。 是以神昏则气荡,气荡则精离;神明则气正,气正则精固。

凡此五者,不必悉备,但有一焉,便为鬼疰,即邪祟之谓也。三阴者,太阴脾、厥阴肝、少阴肾也。

 他如干柿饼烧灰亦良。是方也,人参、微燥,故能健脾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