希咲彩无码44部合集

希咲彩无码44部合集

故已经汗下者,为夺血致燥之阳明,以滋燥为主;未经汗下者,为热盛致燥之阳明,以攻热为急。岂有治停饮之微利,而用鸡子大之荛花者乎?

且子诊病用药,类与方书悬异,有病同而剂异,有终始用一法而不殊,有三五变其方而不执,辄亦投剂获效,此遵何道哉?若去桂则是芍药、甘草、茯苓、白术,并无辛甘走荣卫之品,而曰余根据桂枝汤法,无所谓也。

予故曰∶丹溪谓阴虚者,救时之言也;王公道阴虚者,成人之美者也;时师言阴虚者,偏而僻者也;畏人参如虎者,此又丹溪王公之罪人,误天下之苍生者也!予之便言,岂好辨哉,愿为王公之忠臣耳。合上、中二篇而熟读之,则三法了然,以之施治,庶不紊耳。

其支者,从心系上挟咽,系目系。 治本病,略炒;兼血,以酒煮;痰,以姜汁;虚,以童便浸;实,以盐水煮;积,以醋浸水煮。

程应旄曰:太阳经之见证,莫确于头痛、恶寒,故首揭之。何一阳有言,历考上古高贤。

若阴盛之烦躁,强发其汗,则表疏亡阳;复下之,则里虚亡阴。<目录>卷一\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上篇于桂枝汤方内,加附子一枚,余根据桂枝汤法。

Leave a Reply